导航:首页 > 安全员 > 丈夫抱怨老婆是安全员的小品剧本

丈夫抱怨老婆是安全员的小品剧本

发布时间:2020-09-29 22:56:16

1、【急求】提供一场关于安全生产的小品剧本。

时间:当代
地点:家中
人物:辉仔----男—工厂工人
全哥----男—工厂安全管理员
英子----女—某厂安全管理员,辉仔的女朋友。

环境:桌、椅若干,电视机一台,花瓶插上花。(辉、全、在屋里)

辉仔:(有点悲地唱)“昨天说爱你,今天就恨你,我象那花辨被风吹落地,为了什么爱上你,为了什么爱上你,我又为了什么被抛弃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全哥:辉仔你唱得好心酸哦,失恋啊?

辉仔:哎!我前天在厂里的禁烟区由于一时烟瘾起,偷偷吸了支烟,给你看到了,说一定要按章扣罚一百元,这下惨了,我的女朋友也是安全管理员,她知道后在路上遇到我连眼尾都不看一下,我几次买了鲜花去找她她都不理我,你看你看我怎样办好?

全哥:辉仔你我拾几年的老友这就不用说了,你知道我是厂的安全管理员,你违反规章制度当然要罚啦。也是为了给你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啊,这样吧,我给你出一条计,说不定她会同你言归于好呢。

辉仔:呵呵,拾几年的老友没有交错,快说什么好计?

全哥:听说你女朋友的厂最近想搞一个宣传禁止吸烟的文艺活动,辉仔你读书那时候是全校有名的文艺骨干,要是你能够帮助她搞好宣传禁止吸烟的文艺活动,我看你就会有机会同她和好。

(英子上,在门口叫,白云你在么?)

全哥:这是英子吧?真是话说曹操曹操就到。

辉仔:(有点惊喜慌乱地)是是是英子来了,我我去开门。

英子:(用手在脸前作扇子摆了一下说)怎么还在吸烟,真是恶习难改。

辉仔:英子,你来啦,真好,找我有事要帮忙?

英子:美死你啊,我是来找你妹妹白云的。

辉仔:我妹妹说她今晚要去上课,9点半才回来,你在这等等吧,好不。哦,我给你介绍,这是我的老同学,他叫全哥,是厂里的安全管理员。

英子:全哥你好。

全哥:你好,我叫啊全,听辉仔说你也是在厂里做安全管理员,而且想搞一个宣传禁止吸烟的文艺活动,不知搞得怎样呢?

(在全哥同英子谈话之间,辉仔将茶水送上,说英子喝茶。)

英子:谢谢。全哥,我正为这个问题烦呢,真不知怎样搞好,你能不能帮助出出主意呢?

全哥:(笑着说)你看,这屋里不是有一个在搞文艺宣传好有心得的,你就不去请教他?

英子:谁啊?

全哥:(笑着说)辉仔。

英子:哼,他啊,我才不理她呢。谁叫他违反规章制度,给领导批评罚款。

辉仔:(有点呆地说)英、英子我知错了。(停一下)刚才我听你们说要搞宣传禁止吸烟的文艺活动,我想过了,不如搞一个有奖活动,出一些诗句的上联,张贴出来让大家来参加对联,这样可能会起到言简意赅、乐中求胜的效果,怎样,行不行?
全哥:好啊,英子我就说过辉仔有办法。

英子:好就是好,不过辉仔你先说说几副对联来听听如何?

辉仔:(笑着说)好,你们听着,上联是“根根柱柱抽抽扔扔手手扔掉人民币;”

英子:下联是什么来着。快说,快说。

全哥:我来说吧,下联是“丝丝缕缕吸吸吐吐口口吐的尼古丁。”

英子:哇,这真是一副饶有趣味的叠字联,阐明吸烟既浪费钱财,又有害身体健康。

辉仔:还有呢,据说齐白石年轻时常将烟筒、烟盒带在身边,每次作画时,总要先吸上几口烟。后来,在友人的劝告下,他决心戒烟,撰写了一幅戒烟对联:你们听来“烟随水里去;诗从腹中来。”

英子:齐白石吟联明示后人的诗句真是画龙点睛。我出一联你们亦来对对,“信是人言,本应取信于人必须言而有信;”

全哥:哈哈,我知道这是出自一个妻子多次苦口婆心劝导爱人戒烟,而精心撰写的拆字联,下一句我来说吧“烟乃火因,常见抽烟起火应该因此戒烟。”

辉仔:好,对仗工整,意趣横生。(转向英子说)你不生我气了?

英子:如果你能对出下面的一联我就不生你的气。对不出就。。。。。

辉仔:(笑着说)好,你说吧。

英子:你听好上联是(拿出一条用红布做的对联用手高举起说)“烟飞飞,雾飞飞,想入非非,皆为非;”对吧。

辉仔:(有点心凉地说)有点难度,有点难度,这怎样对啊。全哥救救小弟,救救小弟,快快,不然真的要掷煲了。

全哥:辉仔啊,我真的一时想不出怎样对好。无能为力,无能为力。(笑)
英子:(笑着说)好吧,辉仔允许你向下面在座的领导同员工征联。

辉仔:真的,好。(向着舞台下说)各位领导、大伯、大婶、大哥、大姐、大妹,做做好心,帮帮手箍煲,对好这副对联,本人有奖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等众人说了对联后。

辉仔:(手拿一条用红布做的下联)各位你们看对联对出来了“情悠悠,状悠悠,你越悠悠,吾越忧。”

全哥:辉仔你是得的,联中“飞”、“非”、“悠”、“忧”分别是同音异义,诙谐有趣,寓意深邃,耐人寻味,耐人寻味啊。

辉仔:英子,怎样这对联不错吧,你原谅我了?

英子:不错!妙笔生花,不过你从今后定要遵章守法,安全生产。

辉仔:英子,我们做了一晚的戏,有点累了,我、我想请你到绿岛咖啡店喝咖啡。

英子:(在椅子上站起身,左手微微抬起带有点娇气地说)还不来,真象一只呆雁。

辉仔:是,是。(随手拿起桌上的花,送给英子,右手拉着英子的左手一齐向后台走去,回头向着观众挥手说)拜拜!拜拜!

全哥:辉仔,你连老友都不理啦,真是重色轻友,重色轻友。(向着后台走去)

2、交通安全小品剧本搞笑

人物:唐僧、孙悟空、猪八戒、女秘书
(音乐《敢问路在何方》开始)
唐僧上场。
唐僧:(踱步吟诗)太阳当正午,交警多辛苦,道路要畅通,(停顿)咳嗽:千万别中暑!阿弥陀佛,话说三千多年前,我师徒四人奉唐王之命赴西天求取真经,佛祖如来郑重其事的交给我们一个锦盒,上面一排小字:(画外音)请勿拆去外包装,否则不予保修。他还小声说:千万不要打开,只有未来出行路途有难时,打开锦盒,有制胜法宝可以保证尔等四人平安。
(音乐停止)
手机响。
唐僧接电话:喂,喂,喂,对,对,我是为师。八戒啊,你到哪个地界了?什么?超载了?不是不让你带着耙子上路吗?带着耙子会加大负重破坏公路设施,就算不破坏公路,挂坏小朋友们也不好呀。就算砸不到小朋友,砸倒花花草草也不好啊,行,我想办法吧,叫你猴哥开我的大奔接你去。
唐僧对观众:在座的有所不知,现在社会发展了,我唐僧也下海了,取经路上那些妖妖怪怪都吵着吃唐僧肉,今个我开了个唐僧肉联厂,让徒儿们来剪彩……
话音刚落。
女秘书上:唐总,交管部门又送来罚单了。
唐僧边看边道:我这样的优秀驾驶员怎么有罚单呢?(瞪大眼睛)驾驶员姓名孙悟空,经雷达测速,在大运高速路上时速十万八千里,严重超速,速到当地交管部门接受处罚。
这猴崽子,前两天刚在长风街上飚车给抓了,又给我闯祸。看来我得自己买单了,他们怎么还不来?
孙悟空、猪八戒上场:师傅。我们来了。
(音乐《猪八戒背媳妇》开始,整曲结束后停止)
悟空:八戒,师傅的奔驰车就是快!爽!
八戒:猴哥,你慢点,别超速。
悟空:拉着你再好的车也跑不起来,这是轿车不是拖挂。我们走!
八戒:猴哥开慢点,俺晕车,我想吐。
悟空:八戒,你多吐两次就习惯了。
八戒:猴哥,我怎么感觉像是坐过山车?
悟空:这才二档,三,四,五……
八戒:刹车,刹车。(口技)

唐僧:(拍着悟空的头)徒儿,以后开车能慢点吗?(指悟空的金箍)你看看,雨刷器都挂头上了。
八戒:猴哥,我说不让你开这么快。让我吐了一路,别人都以为你拉着个孕妇呢。
悟空:猪猪,你都学会抢答了。(我练你个小猪仔)
八戒:师傅师傅,猴哥对我猪身攻击。
唐僧:悟空你又调皮,(转身)八戒,你就别说你师兄了,开车别老带着你这个耙子,说过多少遍了,农用车不能在市区行驶。
八戒:这两天不是去高老庄收麦子去了吗。
唐僧:你沙师弟呢?
悟空:师傅,你不知道?昨晚咱们不是看女足比赛,沙师弟和八戒两人喝了一捆啤酒,回去路上开着他那个悍马跟拉泔水的车撞了,把悍马都撞成哈飞赛马,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?那叫一个惨,(学痔疮广告)朋友聚会不能参加,辣椒不能吃,连睡觉都得趴着,最惨的是,都破了相了。(唾沫乱飞)
唐僧:幸亏师傅水性好。
八戒:顺便洗洗澡。
唐僧:(学陕西方言)我好悔,要是我当初不让他喝酒,他就不会酒后驾驶,他不酒后驾驶,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八戒:师傅,您别难过了,咱们不是有锦盒吗?
唐僧:对。众徒有难,只能打开锦盒求平安了。
唐僧哆哆嗦嗦拿出锦盒。打开一层包装,又打开一层包装,一层又一层。终于露出来一本小册子,上面三个烫金大字。
众人齐声:交通法。
唐僧:佛祖果然有先见之明。看来我们得好好学学这交通法了。徒儿们,和我一起学。
悟空八戒:好耶。
快板起。
唐僧:交通法规已颁布,人人遵守莫触犯;
严守信号和警示,文明行车让为先;
市区行车车速慢,交通标志留心看;
悟空:师傅我也要学。
高速公路车速快,首先系好安全带;
超速超限有危害,违规违法受制裁;
司机责任重如山,切记滴酒不能沾;
唐僧:八戒,你也学一段。
八戒:十次肇事九次快,麻痹大意事故来;
司机交警是一家,照章驾驶不违法;
社会文明要体现,安全就在您脚下。
(音乐《白龙马》开始)
唐僧:现在社会好了,人民富了,私家车多了,这车多了就容易堵,以前三天两头的堵,麻烦。自从有了这交通法,道路畅通了,安全保障了,一口气到西山,不费劲。您瞅瞅,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。
悟空:师傅,学好交通法,他好我也好。(齐声:大家好才是真的好)
八戒:学了交通法,吃饭就是香。师傅,我要吃,我要吃交通法!
唐僧:行了行了。刘秘书,套车,我们去医院看沙师弟去!
悟空:师傅,我开车吧。
唐僧:你都把我的大奔撞坏了,还是让八戒开吧。
八戒:好咧,走嘞——(回头对观众:不瞒诸位,我还没本呢)
众人下。

3、安全生产小品剧本

?

4、有关夫妻争吵的小品剧本

妻子(丈夫)很生气的坚持自己的意见,然后一直将紧张的气氛维持下去,最后妻子(丈夫)陪同一起去

5、关于交通安全教育的小品剧本

小品表演:剧1(人物:A、B。时间:放学路上。准备:足球、书包、划分路界线。B走在前面,A走在后面)
A:哇,好漂亮的球,啥时候买的?
B:前天,是爸爸给我的生日礼物。
A:借给我跟踢吧,只要十分钟。
B:现在?
A:对呀,怎么样,舍不得你的“心肝宝贝”。
B:这可是在公路边,不行呀。
A:没关系,我只在这路边踢,不往路中间踢。
B:好吧!(A、B踢球两个来回)
A:看球!(球被踢到公路中间)
B:怎么办?我的球……
A:没关系,我去捡。
B:算了吧,那么多车,来来往往,我怕……
A:怕什么,你等着。(翻越栏杆,向公路冲去,恰好一辆车路过……)

小结:是啊!这多危险啊!为了小小的足球,送上一条腿,落个终身遗憾,真可惜!交通安全,我们可得随时注意。在学校里,我们应该怎样注意安全呢?

6、安全类小品剧本

小品<<雪天的诱惑>>剧本
撰写人:张XXX
撰写日期:2014.10.18

人物设置:
A:张琪(女)
B;刘芒(男)
C:李果(女)
叮铃铃,下课了
张:(刚睡醒,抻懒腰,瞅瞅外面,惊叫道)诶我的天哪!我这睡美人,才沉睡多一会啊!(扶脸,做娇滴滴装)这外面就下大雪了!(回头敲桌子)喂!流氓!
刘:(从作业中抬起头,怒视) 你说谁流氓呢!
张:你啊!你说你爸妈咋想的给你起这么优雅的名字!(捧腹大笑)
刘:多读读书好不好!那是文刀刘 光芒普照的芒!(伸手拥抱太阳)从老子身上都看到了自己智商上的优越感了。(看对方一眼很不屑,垂下头拿起笔继续写作业)
张:喂!你这什么表情啊!不行!你毁了我的智商!你得补偿我!(拽着男生往外走)
刘:你这干嘛啊!
张:陪我打雪仗!
刘:(做回原位拿起笔)不去!
张:不行!
刘:就不去!下雪路滑,一脚蹬空,少俩门牙。
张:没事! 不行我镶俩金牙!天天在阳光下大笑!刺瞎你的钛合金狗眼!(哼)

刚走出教室几步遇见同学李果
李:张琪!去哪啊?外面刚下完雪!
张:诶!李果!正好!走啊?一起打雪仗去!
李:(想了想)外面会很冷吧?
张:怕啥!活动起来就不冷了!(拽着李的胳膊往外走)
李:(半信半疑的样子)好吧!
到了楼下,开始打雪仗
张:(扔一个雪球)看招!
李:嘿!我接招!啊!(打中身体,倒地,惨叫一声)
张:怎么了?没事吧?(很惊慌的跑过去,看看)
李:不行了我!全身粉末性骨折!(装病,捂着身体)哎哟,诶哟--(直打滚)
张:(看出来装病)粉末?我看你就是个人渣啊!还粉末呢?
李:靠,就是开个玩笑!你就这么损我!
张:快继续!(返回原位,继续打雪仗)
打了一会雪仗,突然李脚底一滑,坐在地上
李:诶哟,诶哟--(躺在地上,捂着屁股,剧痛无比)
张:还装!我看你就认输吧!(做骄傲的样子)
李:诶哟,不--,诶哟,没--闹--
张:(反应过来,狂奔过去)诶呀!快来人啊!快--快--去叫老师!

7、你好,我需要一个关于安全生产的小品剧本,你能发给我吗?4601208@163.com. 谢谢了

小品:安全就是家庭幸福
人物(十六人):老郭,老王,老刘,安全员,车间主任,安全科长,经理,老郭妻,英子,医生,众人(五人),陪同他人员
道具:盲人杆、气割工具、带法兰的管子5米、绷带、桌子两张,椅子六把,投影仪一台,手提电脑一台,无线麦克风3个,音响一套,纸一张,笔两只
故事主要情节:
屏幕上:一片工厂忙碌的景象,人声嘈杂,机器轰鸣……
(解说:施工现场,争论纷纷。他们准备进行动火作业,作业票证上的一项措施在落实时遇到了困难,由于法兰连接的螺栓难以拆卸,无法按照要求加盲板)
(三名工人在忙碌着找什么)
老郭妻:老郭,路上慢着点,下班早回来
老郭:你这老娘们,我又不是小孩了,你怎么这么罗嗦。
老郭妻:厂子里的活多,危险多,做什么前要看清、想好,安全是你自己的事,干活时别再想我啦。
老郭:哎呦!你怎么比小媳妇还黏糊!
车间周主任:老郭,怎么还没有动火啊!
老郭:周主任,动火证还没有批!
车间周主任:为什么没有批?庆虎,你这个负责人怎么光在这里站着?快去找安全员批证!
庆虎:主任,找啦!安全员不给批。
车间周主任:不批!给我把安全员找来,这不能批,那不能批,这活还有法干啊?
庆虎:(大声)安全员,主任找你。
安全员(跑步上):主任,你找我?
车间周主任:我找你,你这个安全员是怎么当的?这不批,那不干,你倒是安全了,工作进度上不去,影响了这月的产量,咱喝西北风啊?
安全员:这个证不能批,你看(拿一张纸),安全措施还没有落实完哩……
车间周主任:庆虎,庆虎!你怎么跑了媳妇赖邻居,安全措施现在都几点了,还没有落实完安全措施,愿意加班,是不?
庆虎:主任,冤枉啊!这法兰上的螺栓两年没有拆过,都锈死了,我安排小刘去找工具啦!
车间周主任:(看了看)你们这么笨呢,还找什么工具?老郭,气焊家伙是现成的,用割枪把螺栓割掉!
安全员:主任,动火证不是割这里螺栓用的……
车间周主任:死脑筋,把动火地点改在法兰处不就得了
安全员:这是违反规定的
车间周主任(不耐烦):规定,什么规定?我是车间主任,我就是规定!庆虎,把动火地点改过来!老郭,准备家伙干!
动作:庆虎改票证
安全员:主任,地点改了就改了,下面的措施都不相符啊!
车间周主任:没事,我在这里,出事我负责!你忒罗嗦!你这个安全员,还不是我向经理推荐的?现在当家了不是,连我的话也不听了!说,这个证批不批?(回办公室)我告诉你,这个证,你是批也得批,不批也得批!
安全员:是,是,主任,你说了我就批呗!
安全员(把证给庆虎):给你,干吧!就这个熊弄法,不出事才怪哩!
老郭:主任,你让干也行,要是出事咋办?
车间周主任:出事,出什么事,老郭,你是老同志了!怎么能象安全员那样罗嗦?快干去吧!
老郭(自言自语):好,主任,我干,我干,哎呀,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呢?反正主任说了,出事他负责。咱就干呗
(准备工具,动火)
车间主任(自言自语):现在的安全员有什么用呢?产量还不是我们产的?工作还不是我们做的?这些安全员真是些绊脚石。,现在技改工作量这么大,办证严重地影响了施工。明天找经理汇报汇报今天的情况,把这个安全员撤了,我自己兼职安全员!到那时候,这些工人们就自由了,愿意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,工作效率至少提高一倍。
(现场“轰”地一声)(烟幕弹)
老郭:哎呀,我的眼啊……
众人喊:主任,出事了,出事了。
车间主任(惊慌的样子):别喊,别喊,让别人听见就麻烦啦!
庆虎(跑上前,看了看老张的脸):主任,快送医院吧!
车间主任(紧张的样子):送什么医院?先扶我办公室看看再说!
庆虎:主任,快打120吧,再晚就来不及了!
主任:抓紧打120
(120的警报声起,背景灯熄灭,众人下)
主任:安全生产月这事弄的,这算什么事啊!
安全科长(匆忙上):刚才响了一声,还有120的声音,出什么事了?
安全科长(独白):我这个安全科长当得,整天提心吊胆,晚上睡觉也不踏实,听到动静我就害怕,刚刚当上安全科长时,以为捡了个大便宜。很多人对我说,你可以与经理平坐平起。我知道他们在拍马屁,心里也是洋洋得意,毕竟也是领导看得起。现在才知道,这个工作是块烫人的热山芋:揣着难受,扔了舍不得。这两年,平时的好友全得罪了,连孩子见了也不喊大爷了,我真是有苦难言啊!
安全科长(突然看到地上的工具):刚才好像就是这里响了一下。小高,小高,这里干活的人都到哪里去了?
小高(上):科长,你喊我有事吗?
安全科长(指着地下的工具):这些工具乱七八糟地,刚才我听到“轰”地一声,好像还有救护车的声音,是不是出事啦?
小高(支支吾吾):没,没事,没事……
安全科长:哎呀,小高,你是个老实孩子,你给我说实话,说这些人到底去哪里了?
小高(左右张望,悄悄地):还能到哪里去?刚才这里动火,郭师傅把眼伤了,叫120拉走了。
安全科长:什么?叫120拉走了?你们几个都过来!
庆虎、安全员、小高、李强上场。
安全科长:庆虎,谁是监护人?
庆虎:小~小高是监护人。
安全科长:小高,当时你在哪里?
小高:组长让我拿工具去了。
安全科长:庆虎,你怎么能让监护人离开现场呢?
庆虎:王科长,现在活多人少,再说咱公司里监护人哪有不干活里?监护人也就是签个名应付安全检查的,还有什么真事啊!
安全科长:小高,你出徒了没有?
小高:我~我下个月出徒。
安全科长:什么?下个月出徒?庆虎,公司有明文规定,学员不能当监护人,你为什么安排他当监护人啊?梁言喜,动火地点都改了,你怎么还批啊?
安全员:王科长,我就有那个胆了!这是人家周主任让改的,胳膊拧不过大腿。他说这样可以提高效率,现在技改工作量这么大,人家说办证都严重地影响了施工啦!
安全科长:你是安全员,别人不懂,你还不懂啊!你真糊涂啊!
车间主任:王科长,你来了啊
安全科长:周主任。
安全员:周主任,要不是你我还挨不了熊里。
安全科长:周主任,刚才怎么回事啊?
车间周主任:王科长,没大事,老郭被火燎了一下,他非得去医院。
安全科长:人员伤得怎么样,这件事你一定落实清楚,如果伤得严重,必须立即向公司报告。这样吧,有什么事你及时跟我联系。
车间主任:王科长你放心,有什么事我负责。
经理:周主任,听说你车间出事了,到底怎么回事啊?
车间主任:经理,没事,也就是伤了一下,我让他们干活,哪里让他们出事来?再说,伤的也不重,王经理,你放心,我保证处理好这件事,出事我负责!
安全科长:周主任,听说,干活前你就说过“出事你负责”?
车间主任:那是那时候,现在我还能坑经理吗?
安全科长:这熊事难说!
车间主任(发怒的样子):王科长,你什么意思?……
两人争论。
经理(拍桌子):咋唬么?平时一点小事就吵舌拌嘴的,今天就太不像话啦!王科长,你把这件事调查清楚!把处理意见放到我办公室。
(经理走,车间主任拉住):经理,你就别让王科长处理了,如果声张出去,咱公司的安全奖和工资都受影响。再说,这又是安全月,总公司处理起来,我怕连累经理你!
经理(欲走,又回头,小声):你能处理的好吗?伤的不严重吗?
周主任(慌忙):处理得好,处理得好;不严重,不严重……
经理(瞪了王科长一会):你们整天只知道吵吵吵,不能把心思用在生产上?好了,这件事王科长你别管了,让周主任自己处理吧!遇事要注意团结!
(经理匆忙下)
车间主任:听见了吧~听见了吧!王经理说了,这事让我处理。咱可都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,跑不了我,也蹦不了你;蹦了你,也飞不了我。如果谁对外乱讲,我就让经理对他(敲桌子)不客气!
安全科长:你是经理的红人,你说了就是圣旨,你愿意咋着就咋着吧……
车间主任:你~你安全科长——人物么!

医院里:
(老郭躺在病床上正在量体温,护士进场)
护士:大叔,我看看你的体温表。
老郭(递上体温表):英子啊,还是咱老乡,这几天多亏你照顾。你的事多,你去忙吧!
护士:你这病最怕着急,你们公司特别关心你,你不用担心。
老郭:我听说,把市里、省里得专家都请来了,说是没指望啦。
护士:今天可能把北京的专家请来啦,我给你问问去……
(护士下场)
(老郭在摸索喝水,水杯被碰到地下。)
老郭(懊悔的情形):天啊,这可怎么过啊!我这双眼睛会不会瞎啊!
(郭妻入场,手提饭盒,看到老郭的情况,着急地):老郭,有事你喊我,别乱动。你越着急,对你眼睛越不好……
老郭:唉呀呀!我的眼睛什么时候好啊?都赖那个车间主任,我饶不了他……
郭妻:你别着急啦,明天我就到公司里去找他,这不是坑害人吗……
老郭:还有那个安全员,他要不批证,我就可以不干。他最坑人啦,他怕批评,可把我坑苦啦,你去了先找他……
(周主任和老王上场)
老王(敲门,进门):老郭,今天好点了吗?我过来看看你。
老郭:别提啦,还是不行,感觉不怎么样。
老王:老郭,我给你说实话吧,今天我是陪老周来的,他不好意思进来,在门外边站者里。
郭妻:老周,那个老周。
老郭:就是那个车间主任。
郭妻:他来干么。
老王:老周,进来吧。
老周:老郭,怎么样了,好点了吗?
郭妻:你来干么,你走,你走,俺不用你看,老郭这样都是你害的,看见你我就生气。
老周:嫂子,你别生气,这事也不能全赖我,当时我让老郭干活哪里让他出事来。
郭妻:你这是啦里人呱。(推人,扔东西,转身,哭……)
老王:嫂子,给你说实话吧,从老郭出事后,公司已经进行了处理,老周的主任也撤了……
(护士上场)
护士:郭叔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北京的专家说的你的眼睛能治好,已经给你制定了治疗方案。
郭妻:太好了!老郭,你的眼能治好,别着急啦
老郭:真吗?我还能上班吗?
郭妻:还想着上班?不怕上班出事啊?
老郭:说实在的,这回出事不能光怨他们。其实我不干,他们也没法我,老王,我有些话,你带给咱那些弟兄们——
(背景音乐起!)
老郭(独白):弟兄们,安全事故让我付出了沉痛代价,我要告诫你们,千好万好,只有安全最好,金贵银贵,只有生命最贵,在工作中一定要时刻谨记安全,时刻绷紧安全这根弦,因为安全就是我们自己的事。谁都不可靠,遵章守纪最重要。为了我们的企业,为了我们的家庭,我们一定要拒绝违章,要树立起大安全的思想,确保安全这条高压线万无一失,因为只有安全才能使我们的企业快速发展,只有安全才能使我们的家庭幸福美满。

8、求物业小区安全员元旦晚会三句半或小品剧本

锣鼓震天新年到,台上台下齐欢笑,我们单位大联欢,真热闹。
各位同事大家好,欢迎你们来指导,不管说的好不好,您别跑。
兔年得以春满园,知金龙长啸迎新年,四人代表安全员,拜年。
今年龙年吉祥年,祝福话语说不完,敲锣打鼓说几句,心愿。
先祝大家道都平安,家家户户无灾难,和谐社会和治安,有人管。专
在祝大家要争先,学习英雄和楷模,正确树立人生观,讲奉献。
后祝大家不畏难,工作踏实认真干,积极进取不懒散,朝前看。
回顾二零一一年,工作业绩不平凡,全体同事做贡献,属实干。
展望二零一二年,小区安全创佳绩,我们大家齐努力,必须的。
也就这样了,都不知道2011年都干了什么事,帮不上 什么忙,你参考下吧

9、交通安全小品剧本

夜行记》

总的看起来有点长 但后半部分是关于骑车的 你可以节选

乙 这回我说段相声。
甲 哎,我最喜欢听您的相声。
乙 噢,这么说您常听?
甲 最近老没听啦。
乙 您不是爱听骂?
甲 爱听是爱听啊,可剧场里这限制受不了哇。
乙 剧场里边儿有什么限制呀?
甲 头样儿,不让抽烟我就受不了。
乙 噢,您说这剧场里边儿不让抽烟哪?
甲 啊。
乙 这对呀。
甲 嗯?
乙 你想啊,台下观众好几百位,要全都抽烟,大家一齐熏,这台上演员受得 了吗?
甲 那是这么说呀,台下人多,台上人少,应该少数服从多数嘛。
乙 这不行,这公共秩序,大家都得遵守。
甲 这还可以,还不让乐!您想,听相声不让乐,受得了吗?
乙 不让乐?
甲 啊。
乙 哪有这个事呀?
甲 你那儿刚一乐,后边儿那们:“嘘!”这……这什么意思啊?
乙 噢,当然,他打“嘘”不完全对。
甲 是啊。
乙 他是怕后边儿的词儿呀,听不见。
甲 所以这受限制啊。
乙 这不叫受限制!
甲 哪儿受限制我哪儿不去!
乙 现在没有受限制的地方。
甲 没有?那天我在马路上遛弯儿,挺平的马路他不让你走,非让你到便道上 走。
乙 你在马路上走哇?
甲 啊。
乙 那哪儿行啊?
甲 怎么啦?
乙 马路上是为走车的呀。
甲 我没拦着他走车啊。
乙 那么些个车,你跟着一块儿走,要把你撞了怎么办呢?
甲 嗯,我心里有底儿,我准知道那开车的他不敢撞人。
乙 噢,开车的不敢撞人你就故意挡着它,万一把你撞了,不就晚了吗?
甲 噢,这么说还是为我好?
乙 那是啊。
甲 哎,就算你让我便道上走去,可你说话态度得好点儿吧?
乙 怎么啦,民警对你态度不好啦?
甲 啊,站那儿就嚷嚷:“喂——便道走!便道走!”“喂。”我有名有姓没 有?
乙 人家知道你是谁呀?
甲 我知道他那是喊谁哪?
乙 那就是喊你哪!
甲 噢,我姓“便”,叫“道走”?!
乙 这叫什么人!
甲 你说这不叫受限制吗?要不怎么我现在没事儿不出门儿,有事儿出门儿就 坐车呢。你横不能让那车也便道上走去!
乙 你这叫抬杠!
甲 你说坐车不是?
乙 啊。
甲 照样生气!
乙 坐车怎么生气呀?
甲 那天我上火车接人去,我一想坐公共汽车吧。
乙 嗯。
甲 到汽车站一看,正好有辆汽车。
乙 噢。
甲 卖票的刚要拉门儿,我一伸腿儿——
乙 上去了。
甲 车开了。
乙 那就等下趟吧。
甲 不行,我得追它!
乙 你追汽车干吗呀?
甲 我鞋在上边儿哪!
乙 谁叫你往上伸腿来着。
甲 我说“站住!站住!鞋——我鞋在上边儿哪!”
乙 汽车站住啦?
甲 没有,卖票的把鞋给我扔下来啦。
乙 你还得认万幸,应该让你上公司领鞋去!
甲 你说多可气!我说提上鞋回来再等一趟吧。
乙 噢。
甲 那儿又站上8个人啦。
乙 你挨着往下排呀。
甲 我排第9个?
乙 啊。
甲 那我这鞋白追啦?
乙 谁让你追去啦?
甲 我排也不能排第9个呀!
乙 排第几个呀?
甲 头一个儿!
乙 那人家答应吗?
甲 你得跟他“对付”啊。
乙 怎么“对付”啊?
甲 (笑)“你在这儿等车啊?哎呀!你很幸运,头一个儿啊,车来了你应该 先上,因为你来得早嘛!其实我来得也不晚,刚才我是追鞋去了,车来了 你应该让我先上。”
乙 这不像话。
甲 哎,我说完了,那人冲我一乐(笑)。
乙 同意了?
甲 “后边儿去!”
乙 白说啦?!
甲 我一想,这路人太不懂团结啦!
乙 得了,得了,得了,你就别给人家扣帽子了!
甲 好好好!你头喽,我后边儿。
乙 这就行了。
甲 这也不行。
乙 怎么啦?
甲 后边儿又有人喊:“别加塞儿,嗨!”
乙 噢,你就站一个人后边儿啦?
甲 我一想,哪儿能都跟他们俩人似的,这么没涵养。
乙 什么叫没涵养啊!
甲 我再跟别人“对付”。
乙 还“对付”哪?
甲 哎,万一有个心肠软的我不就加那儿了吗。
乙 你这叫瞎耽误工夫!
甲 我“对付”了半天,结果呀——
乙 加哪儿啦?
甲 一个不让。
乙 本来嘛,你又没带小孩儿,还排第9个去吧!
甲 我要排第九个就好喽!
乙 怎么呢?
甲 我排36啦。
乙 怎么会36呢?
甲 在我“对付”这工夫,后边又来了27个。
乙 你得穷“对付”啊。
甲 等着吧。一会儿来了,大伙儿就上,正到我这儿,卖票儿的一拉门儿:“ 上不来啦,等下趟吧。”哎,你瞧这倒霉劲儿。
乙 谁让你净麻烦来啦!
甲 没关系,再等一趟;再等车来啦,横我得先上吧?
乙 这你也不必骄傲啊。
甲 谁再跟我“对付”我也不让啊。
乙 谁跟你一样啊!
甲 点根儿烟抽,一会儿车又来啦。
乙 现在车多,几分钟就一趟。
甲 我一瞧我头一个,刚一迈腿儿,卖票儿的把我拦住了。
乙 怎么啦?
甲 “同志,把烟卷儿掐喽!”
乙 车里头不能抽烟哪。
甲 嘿,得亏我买栗子啦。
乙 哎,不行,车里头不能吃带皮的。
甲 吃也不行?
乙 嗯!不行。
甲 你让他站住,我下去!
乙 那没到站哪!
甲 你说这不是生气吗?这不是受限制吗
乙 这不叫受限制。
甲 我纳着气儿好容易到车站啦。
乙 嗯。
甲 下车的时候他还管我要票哪!
乙 多新鲜哪!
甲 我说:“给你!撕半拉儿报销!”
乙 你还报销哪?
甲 哪儿报销去,我就为让他费点事。
乙 这叫什么行为!
甲 我一看车站那大表,都过了5分钟了。
乙 噢。
甲 我是撒腿就跑。
乙 你别跑哇。
甲 我有急事呀。
乙 那也不能跑哇。
甲 正跑着哪,对面来辆三轮,我往旁边儿一侧身儿。“嘀——!”后边儿又 来辆汽车。
乙 那就站住吧。
甲 站住?我准知道他不敢撞我,仗着我腰腿儿灵活,颠步拧腰,噌——!
乙 过去啦?
甲 趴下啦。
乙 哟,汽车呢?
甲 站住了。
乙 这多玄哪。
甲 好家伙,离我还一尺多远哪!
乙 噢。
甲 把开车的吓坏了。
乙 那还不吓坏喽。
甲 他跟我还挺客气。
乙 说什么来着?
甲 (厉声地)“你不要命啦!”
乙 人家那是埋怨你哪。
甲 “哎,同志,你态度好一点,谁让你开那么快,差点撞着我?”警察过来 了,他向着开车的。
乙 人家有理嘛!
甲 他直说我:“你忙什么,这多危险哪!下回留点神吧。没碰着哇,走吧!” 他瞧,他怨我。
乙 可不怨你吗!
甲 到车站一瞧,人都走光了。
乙 你接的人呢?
甲 白接啦。
乙 你瞧!
甲 到家我越想越生气,走道受限制,坐车也受限制。
乙 这不叫受限制,总归怨你的不对。
甲 一狠心买辆自行车。
乙 嗯。
甲 (手势)花了这个整儿,这个零儿。
乙 280?
甲 28块。
乙 28块钱你就买车呀?!
甲 买旧的。
乙 那能骑吗?
甲 呀,你别看花钱不多,车还可以。
乙 骑得过儿。
甲 反正除了铃儿不响,剩下哪儿都响。
乙 好嘛,这车要散啦!
甲 散不了,修理修理。
乙 嗯。
甲 换几根条,打个卡子,弄两块闸皮,虽然不太灵,也凑合了。
乙 那可不行!
甲 嗯?
乙 自行车闸是要紧的。
甲 哎,就那么回事儿。
乙 铃拾掇好了没有?
甲 铃儿啊,不响不响吧,省得吵得慌。
乙 这像话吗?你这车骑着够多危险呢?
甲 好在我骑得不快。
乙 嗯。
甲 从我们家到前门就得10分钟。
乙 噢,你们家就在前门附近哪?
甲 不,西四牌楼。
乙 西……由打西四牌楼到前门走10分钟?!
甲 啊。
乙 马路上那么些个红绿灯。
甲 那天不是特殊情况。我为赶场电影儿。
乙 看电影干吗还赶场啊?
甲 头场一点半开,去晚了就赶不上啦。
乙 你什么时打家出来的?
甲 一点二十。
乙 噢,就剩10分钟?!
甲 等到电影院我一看表哇——
乙 一点半?
甲 四点半!
乙 四……你不是说走了10分钟吗?
甲 是啊,我想用十分钟赶到,可半道儿上让事情给耽误了。
乙 车坏了。
甲 嗯,撞人啦。
乙 撞人啦?!
甲 啊,一共仨!
乙 撞了仨哪?!
甲 不是一回撞的。
乙 你连着撞也受不了哇。
甲 要不怎么说它耽误工夫呢。
乙 那没个不耽误工夫。
甲 最后撞这个人我这个乐啊。
乙 怎么撞了人你还乐呢?
甲 它可乐嘛!
乙 怎么回事啊?
甲 一出前门,快到大栅前,前边有个三轮儿。
乙 嗯。
甲 他要靠边儿站住,往边上一挤,我没地方去了,一拨把,噌!上便道啦。
乙 嗯。
甲 正撞上一老头儿,前轱辘正撞老头儿后腰上,也搭劲猛一点,“通”一下 子,把老头儿给撞药铺去了。
乙 好家伙!
甲 药铺里边儿人吓一跳呀:“老先生,您买什么呀?”老头儿说:“我什么 也不买,我是撞进来的!”
乙 多玄!
甲 老头儿出来我赶紧给赔不是:“哎哟!老大爷,您瞧这怎么说话,你瞧, 我把您撞了,我……我有急事,我是给我爸爸请大夫去,一忙把您给撞了, 您看这不是更耽误工夫儿了吗?”老头儿说:“有急事你也别玩命啊,给 你爸爸请大夫去,你干吗给我弄到药铺里去?得亏我这身子骨儿,软点儿 不让你给撞坏了,哪儿的事情啊。”嘿,老头儿走了。嘿——可乐不可乐?
乙 你就别乐了,为了看场电影这么玩儿命啊?!
甲 到那儿一瞧,那场也开了,电影没看成。
乙 白赶了。
甲 啊,回去吧。
乙 回去你别骑那么快啦。
甲 是啊,没想骑快,不行啊,它斗气儿。
乙 谁斗气儿呀?
甲 我又打前门回来,到天安门往西一拐呀——
乙 嗯。
甲 后边来辆大汽车,他“嘀——嘀”直按喇叭。他什么意思?
乙 你走马路当间儿啦?
甲 废话!我骑车还不准我走马路?
乙 那是快行路!
甲 是啊,我骑得也不慢哪!回头我一瞧,我这火更大啦。
乙 怎么啦?
甲 空车。你可忙的是什么呀?
乙 那你也不能故意挡着它呀。
甲 噢,打算让我躲开,你开过去跑哇?休想!你越按喇叭我越不躲,反正你 不敢撞我!我是越骑越快。
乙 这是玩命哪。
甲 哎,到南长街那儿,那警察非让我边儿上骑,结果把它放过去了。
乙 人家是怕危险。
甲 放过去!好咧,我后边儿追你!咱们两赛赛,倒瞧谁跑得快!
乙 是斗气儿。
甲 说真的,汽车倒是比我跑得快。
乙 嗯……废话!
甲 一直追到府右街,赶上个红灯,汽车站住了,我才把它追上。
乙 你这管什么呀。
甲 绿灯一变,它走我就盯着它,一步儿不落。
乙 还追?
甲 紧追着你呀!刚到首都电影院那儿,就瞧汽车后边儿红灯儿一亮,猛听咔 嚓一响——
乙 汽车撞人啦?
甲 哪儿啊,我撞汽车啦。
乙 你怎么撞车上啦?
甲 它站住我没站住啊。
乙 你捏闸呀!
甲 我那闸不是不灵吗?
乙 那你怨谁呀!
甲 嗯,这下子可把我给摔着了,我趴那儿都起不来了。
乙 嗯。
甲 等汽车站住了,下来一个人,把我给搀起来了,我一瞧他,我又乐了。
乙 摔的这样你还乐哪?
甲 就是我刚才撞那老头儿。
乙 嘿!这巧劲儿的啊。
甲 老头儿一瞧,“噢,你呀!又跑这儿玩命来啦?你打算把汽车也弄药铺里 去?这小伙子骑车可真够戗啊。”我一瞧,我车坏了,我把司机揪住了— —
乙 你要干吗?
甲 让他赔我车!
乙 噢,让人家赔你车?
甲 他不讲理,他说我撞他啦。
乙 对呀。
甲 我们俩正嚷嚷呢。警察过来了:“哎!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我说:“ 同志……你看见没有?嗯,他把我车撞坏了!”“噢,他把你车撞坏了! 你是在汽车头里还是在汽车后头走”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在汽车头里走啊。” “你在汽车头里走,他怎么会把你前轱辘撞坏了呢?”“是啊,那谁知道 他怎么撞的,那你问他吧。”
乙 还问人家哪?
甲 “哼哼,别问啦,这个事情我都看见了!你说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?”
乙 怎么办?
甲 我说:“怎么解决……我自个儿修理不就完了吗。”
乙 你早就应该这样啊!
甲 推到车铺修理,等了好半天哪,车也拾掇好了,天也黑了。
乙 你瞧。
甲 我刚骑上车,走了没几步,警察又把我拦住了。
乙 你又骑快了吧?
甲 不快呀,成心找碴儿呀!
乙 怎么?
甲 他让我点灯。马路上那么些灯,我点灯干吗用?
乙 夜间行车,必须点灯。
甲 我不是没有吗!
乙 你买呀。
甲 你给钱?
乙 对啦……我凭什么给钱呢?
甲 有钱也不买那玩艺儿。
乙 是啊,你有钱还留着拾掇车哪!
甲 本来嘛,我再花好几十块买个磨电灯?
乙 干吗买磨电灯,你买个油灯不就行了吗?
甲 不是有灯就行吗?
乙 啊。
甲 买个纸灯笼。
乙 纸灯笼那不好拿!
甲 反正他不能说我没灯。
乙 你瞧这别扭劲儿!
甲 5分钱买个纸灯笼,点好了,骑上车,一手扶把……
乙 你怎么一手扶把呀?
甲 一手拿灯笼。
乙 他净干这玄事儿。
甲 我刚骑上,一蹬三轮的冲我嚷:“哎!下来哎!下来哎!”我心说:你老 实那儿呆会儿好不好?他还嚷:“灯!”你瞎子,瞧不见这是灯?他还嚷: “着啦!”废话!不着那叫灯啊?你瞧我这……我一瞧,我赶紧下来吧!
乙 不着着哪吗?
甲 连袖子都着了。
乙 你看怎么样?下来推着走吧!
甲 啊?!大江大浪我都闯过来了,我还推着走哇?
乙 没有灯啊,马路上不能骑!
甲 我钻胡同!
乙 哎,胡同里没灯更危险!
甲 不管它那一套,钻进胡同我就骑上了。咦?对面儿又来了个警察。
乙 下来?我趁他没瞧见,抹回头来一拐弯儿,“嗞溜”一下子!这回他再想 找我都找不着啦。
甲 你到家了?
乙 掉沟里啦!

与丈夫抱怨老婆是安全员的小品剧本相关的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