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:首页 > 安全生产 > 兔子先生的网站是多少?兔子先生官网 2021国产麻豆剧传媒兔子先生

兔子先生的网站是多少?兔子先生官网 2021国产麻豆剧传媒兔子先生

发布时间:2021-10-19 18:05:29

兔子先生第二季完整,提取密码:---,variations of passages of Lorem Ipsum available, but the majority have suffered alteration in some form现在下载麻豆传媒 兔子先生海外版可以解锁更多免费的好处。来麻豆传媒 兔子先生海外版体验一下吧。半夜有麻豆传媒 兔子先生海外版。你并不孤单。现在下载麻豆传媒 兔子先生海外版可以解锁更多免费的好处。来麻豆传媒 兔子先生海外版体验一下吧。半夜有麻豆传媒 兔子先生海外版。你并不孤单。


第三十四章偷偷。

狭小的二床房,另一张是空的。此时病房里只有段嘉许一个人,室内过于安静,显得空虚寂寞。他平躺在床上,喉结滑动,没有说话。

嘴唇平直,脸上没有表情。看不出你在想什么。

没有听到他的同意,桑稚也不敢进去,只能再问一遍:好吗?

段嘉许这才开口,轻声问:吃饭吗?

桑稚眨了眨眼睛,犹豫着走到他身边,把包递给他看,我刚去附近买了一盒乌龙茶。

吃这个能饱吗?段嘉许扫了一眼,叫个外卖吃吧。

桑稚摇摇头:我不太饿。

段嘉许:你还什么都没吃,为什么不饿呢?

就是不饿。桑稚把袋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转身把床尾的椅子搬到床边,慢慢地动了下来。我想吃。这么大的人不会饿自己。

段嘉许盯着她,突然笑了,什么也没说。

桑稚坐在椅子上,拿出面包,低声说:我刚问护士,你要平躺六个小时,十二个小时后才能下床。

桑稚咬了口面包,咕哝道:那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,这周要吃流食。好像要打三天。

段嘉许漫不经心地听着,又应了一声:嗯。

然后房间就安静下来了。

只有桑稚吃饭时发出的悉率小动静。

病房里有暖气,桑稚坐不久就觉得有点热。她站起来脱下外套,折了几下挂在椅子上。

段嘉许注意到她的动静,瞥了一眼,眼睛定了几秒钟,然后淡淡地说:你今年冬天穿什么裙子?

沉默突然被打破。

桑稚讷地抬头,正好和他稍微抬起的眼睛对上。

这种语气就像她妈妈抓到她秋天不穿秋裤一样。

在某种程度上,这个人就像她的父亲、母亲和哥哥的结合版。在家里一直被管穿,桑稚不想来这里也被管。

这是长裙。桑稚低下头,继续啃面包,你想穿也可以穿。

段嘉许撇过头看她。

她吃的和以前一模一样,脸颊鼓得像个小河豚。他有点想笑,又怕拉伤口,说话轻轻:这边比南芜冷。自己注意就行了,生病了不好受。

桑稚听到这话,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上次来宜荷的事。嘴里的东西突然变得难以下咽,她没有看到他,拿起乌龙茶喝了一口,点了点头。

勉强吃完面包后,桑稚看了看时间:嘉许哥,你要睡吗?

几点了?

快十一点了。

段嘉许:你怎么睡?

桑稚想了想:我租了一把陪护椅,没多少钱。

陪护椅?睡着不难受啊?段嘉许皱眉,明显不同意,旁边的床是空的,你去租那张。

不,桑稚嘀咕道:我不是来享受生活的。

也不等他再说什么,桑稚便起身往外走:那嘉许哥,你先酝酿一下睡意。我出去问。

一天只租十几块钱的陪护椅。

付了钱后,借此机会,桑稚顺到附近买了双份洗漱用品。回到病房,段嘉许正在看手机,好像在给谁发消息。

桑稚看着眼睛,什么也没说。

怎么去这么久?段嘉许放下手机,问:你买了什么?

牙膏,牙刷,毛巾。桑稚把东西翻出来,我想洗一洗。

段嘉许:嗯,去吧。

走了两步,桑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犹豫地回头:嘉许哥,你想擦脸吗?刷牙不行。

——

事情很多,桑稚干脆把整个袋子都拿上。

厕所里没有人。她把东西放在桌子上,深吸一口气,开始温暖地洗漱,开始思考一会儿该怎么办。

脑热问了一会儿。

因为感觉如果她不主动问,他也不会主动问。

但也没什么。

她以前摔跤过,他也帮自己处理伤口。

也不算脏。

他还帮她擦脸。

而且他现在是病人,什么都做不了。

留在这里是为了照顾他。

我不能自己提出这件事,然后后悔了很久。这不是太小家子气吗?

桑稚没有再磨蹭,从袋子里拿出毛巾,在淋浴间用热水洗。

然后回到病房。

桑稚找了个地方把东西放好,走到段嘉许旁边,提前通知道:嘉许哥,我给你擦脸。

不,段嘉许似乎并不打算让她来,拿过来,我自己擦吧。

你自己怎么擦?桑稚本来就不好意思,此时被他拒绝了,莫名有些窝火。她皱着眉头,坐在床边,语气生硬又冷,等伤口到了,你又要住院子几天了。

段嘉许顿了下来,反而笑了:你今天怎么总跟我发脾气?

……桑稚没有看他的眼睛,把毛巾折小了一点,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擦,我怎么会发脾气,我这样说话。

她不再犹豫,直接上手了。

毛巾从额头划过,再到眼睛。

段嘉许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。

她离他不太近,动作细致轻盈,手也没碰到他。

段嘉许基本上没有这样被照顾过。

没想到他会这样被照顾。他不喜欢麻烦别人。而且,虽然他已经成年了,但他仍然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,需要很多人照顾的孩子。

然后,毛巾温暖的触感移动到鼻梁,然后移动到脸颊和下巴。

段嘉许睁开眼睛。

视线与桑稚的目光相撞。

她的眼睛又大又亮,双眼皮褶皱明显,睫毛卷曲翘曲,像两个小刷子。眼角天生下垂,眼形有点像小狗眼。

看上去干净纯净。

定格几秒钟。

段嘉许的目光稍微下降,懒洋洋地说:擦好了吗?

擦好了。桑稚收回眼睛,手也随之收回。很快,她站了起来,我去洗毛巾。

桑稚随后出了病房。强装镇定的样子立刻崩溃,脊梁立刻放松。她慢慢地平静了呼吸,抑制了加速的心跳。

不是。

眼睛闭得好,怎么能突然睁开眼睛呢?

你不能提前说吗?

我要睁开眼睛了。

你准备好了。

不能吗?

不能吗?

吓死人。

吓!死!人!了!

桑稚回忆起自己刚才的反应。

应该挺正常的。

似乎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,只把它当成一件不寻常的事情。

态度不卑不亢。

桑稚渐渐放松了。

最后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了。

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给他擦脸。

——

桑稚回到病房,打开陪护椅,坐在上面。她想了想,打算用外套当被子,睡一晚上。

段嘉许还没睡。看此,他喊道:桑稚。

桑稚抬头:怎么了?

段嘉许:拿着我的外套睡觉。

桑稚顿了来:哦。

他今天穿着一件长外套,比她大。桑稚铺在陪护椅上,收拾干净,然后起身关灯。

段嘉许没有再说话了。

段嘉许侧头看着她。他的眼睛在这昏暗中显得有点亮,唇角弯曲,饶有兴趣地说:说一夜都说不完?

本来就是。

小桑稚这么受欢迎啊?

是啊。桑稚理所当然地说:我长得漂亮啊。

段嘉许眉眼一挑,没说话。

这突如其来的沉默就像是否认她的话。

桑稚的心情有些不开心,收回眼睛,拿起桌上的手机:快睡吧,没事窥探年轻人的生活。

桑稚哼了一声:你又不懂了。

你们两兄妹是故意的,对吧?段嘉许的尾音上扬,散漫道,整天攻击我的年龄,提前说好啊?

桑稚看着他:我哥怎么攻击你?你们俩不是一样大吗?

一百步笑一百步。

他觉得他很年轻。段嘉许笑了笑,又回到了刚才的事,好吧,开始说吧。

桑稚没有反应过来:什么?

哥哥给你把关啊。说到这里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声音里带着几分调笑,啊。对了,小桑稚给哥哥拿了一本书。

哥哥好好记得。

桑稚盯着他看了几秒钟。很快,她背过身,点亮了手机的屏幕,不想再说话的意思很明显:我不会告诉你的。

——

第二天早上,桑稚还是没有狠下心,不情愿地帮他擦脸,然后顺便擦了擦手臂和手掌。

段嘉许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突然睁开眼睛,也没有说别的话。

但桑稚从未看过他的眼睛,视线发空。她试图让自己心无旁骛,就像在擦一具不能动弹的尸体一样。

临走前,桑稚想了想,问道:嘉许哥,你还有什么需要的,我晚上来的时候给你带来。

嗯?段嘉许似乎还有些困,眼皮半闭着,我的外套里有钥匙,你拿着。帮哥哥拿过房间里的电脑。

桑稚说:你要电脑干什么?

段嘉许抬起眼睛,笑道:工作。

桑稚愣了一下,表情瞬间变得有些难看:你不是都请假了,而且都生病了还在工作什么?你的老板不会给你额外的钱。

段嘉许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桑稚:我不拿,别的我帮你看,我走了。

然后她走出病房。

桑稚在地铁上听了江铭的几段话:桑稚,你有空吗?我和朋友在操场上玩游戏。你要来吗?-我听宁薇说你还没回学校。这么晚一个人回学校不安全。我去接你吧?

她犹豫了一下,回答说:【对不起,昨天一直没看手机。谢谢你的关心。

桑稚先回宿舍洗澡,换了衣服。

然后去教学楼上课。桑稚周五的课不算少,一直到下午六点。她也没来得及吃饭,下课后坐地铁去段嘉许家。

桑稚出了地铁站,沿着手机导航找到了位置。

这里一片都是住宅区,旁边是市图书馆,但离段嘉许住的地方还有一小段距离。附近有一条美食街和一个小广场,特别热闹。

桑稚用门卡进入小区,找到段嘉许住在那栋楼里,上了十五层。

一楼四户,段嘉许住的房子朝南。她走过去,用钥匙开门,不熟悉地摸着墙,找到开关打开灯。

室内装饰为深色,客厅的沙发和茶几为灰黑色,墙面也涂有相似的颜色。木地板,中间铺着深色方形地毯。

沙发上放着一本翻了一半的书,旁边是一盏高脚台灯。

窗帘都关着了,房子看起来有点闷。

桑稚脱下鞋子,看着鞋架上唯一的一双拖鞋,犹豫着还是没穿。她穿着袜子走进去,想着要带什么东西。

她环顾客厅。

突然注意到电视柜上有三个相框。

一张是段嘉许整个宿舍穿着学士服的照片,旁边是桑稚在毕业典礼上和他合影的那张。她还是一次看到这张照片,下意识地看了几眼。

那时,她才到达他的肩膀,看上去有些稚嫩。穿着粉蓝色的连衣裙,站在离他20厘米远的地方,唇角露出两个小梨涡。

段把手放在她的头上,神情吊儿郎当,笑容却清晰。

拍的也挺好看的。

桑稚舔了舔嘴唇,像小偷一样拿出手机,拍下了照片。她的视线一动,突然注意到另一个相框,也是一张照片。

那张照片显然是老照片,颜色不同。

段嘉许在照片中看起来只有十几岁。

他穿着校服,旁边站着一个比他矮半个头的女人。眉眼非常相似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想到黎萍,桑稚瞬间明白了这个人的身份。她蹲下,想了想,小声说:阿姨好,我是桑稚,是嘉许哥朋友的妹妹。

几秒钟后,桑稚又补充道:嘉许哥昨天没有回家,因为生病了,做了个小手术,但并不严重。我现在来给他带点东西。别担心。

之后,桑稚站起来,拿出手机搜索住院需要带什么,按照上面标注的一一拿起。注意到贴身衣四个字,她的视线一顿。

然后转到他房间的衣柜上。

为什么她又要做这种事?

桑稚闭上眼睛,打开衣柜,看见里面有两盒新的。她松了口气,直接把盒子扔进袋子里。

她往上看,纠结着要不要多带几件衣服。

突然看到一条非常眼熟的领带。

是她上次回到宜菏市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。

桑稚的视线顿了几秒钟,突然关上衣柜。

算了。

就这样。

她已经仁至义尽了。

——

桑稚走出段嘉许家,走到电梯间等电梯。她无聊地拿出手机翻看,然后又把口袋收回来。电梯刚到。

站在里面的女人,面容清秀,穿着名牌服装,身上的香水味很浓。她似乎在给谁打电话,但对方没有接,所以表情不是很好看。

女人看着桑稚,走了出来。

桑稚随后走进电梯。

关上电梯门的那一刻。

桑稚看到那个女人似乎走向段嘉许家。

但也可能是旁边的那个。

桑稚低下眼睛,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桑稚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快八点了。

她走进病房,发现另一张床住在一个六七十岁的爷爷旁边,坐着一个中年男人,看起来应该是他的儿子。

三个年龄差异不小的男人在聊天。

桑稚把手个袋子放在桌子上。

注意到动静,段嘉许转过头,睫毛动了动:怎么带这么多东西?

桑稚累得说话都喘不过气来,立刻坐在椅子上,脱下外套:也不多,感觉都要用。

段嘉许看着袋子里的眼睛,慢慢地说:带这么多衣服干什么?

我带了两套外套,你冷的时候可以穿。桑稚从包里拿出瓶子,喝了口水,我也给你带了充电器什么的。

段嘉许嗯地说:吃饭吗?

还没有。桑稚才想起这件事,也没觉得饿,我一下课就来了,没来得及。我吃了一会儿。

段嘉许听到这话,瞥了一眼:八点了,还没吃饭?

桑稚拿出巧克力出来啃,顺便拿出手机回复消息:我不是很饿,以后会去吃的。


与兔子先生的网站是多少?兔子先生官网 2021国产麻豆剧传媒兔子先生相关的资料